季更三流写手,安静写字,随缘更新

叫安岚就好的w
除了写的时间长了点之外也没什么值得说的
时间走过,细水长流

还爱着,慢慢写
不更新的时候要么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跑到小号搞云亮去了【←喂你×】
在学着思考自己
祝各位好,平安喜乐,来去请随意
谢谢您看到这里
 

【周江】诅咒与记忆与爱(下)

前文索引:【上】  【中】

◆不就是三篇更新写了三个月吗怎么就有生之年系列了……【←闭嘴

◆写中忘了上,写下忘了中上←你×

◆不更新是没有人爱我的【叹气】【←喂×

◆私设,OOC有




【1】
  “……”
  “……翻车了吧……周泽楷大大?……”
  此时的江波涛,伏在周泽楷背上,声音轻得如同是深夜梦中喃喃呓语。
  周泽楷只穿着贴身的作战衣,也几乎被血浸透。江波涛裹着周泽楷染了血的外套,外套下的肩胛骨处有一道长长的伤口,深的令人惊心那是否深可见骨。
  周泽楷没有说话,他本身也到了极限,还承担着另一个人重量,他只能咬紧了牙努力地保持清醒,尽可能快地按既定路线返回。
  周泽楷觉得难过,几乎窒息。
  他们被称为是强者,有完美的任务完成率。但他们毕竟是人,会受伤,甚至死亡。
  背上的这个人让他心痛,痛得清醒。
  “……小周我觉得我要撑不住了……”江波涛靠在他肩上。一时间周泽楷鼻尖萦绕着的已经麻木的血腥味又重了几分。
  “……江。”
  “伤的重了点……要是拉长想起来的时间就不好了……”江波涛咳了两下,红色的血迹慢慢地从唇角划出痕迹。
  “小周你好好养伤就行啦……有明华哥在我不会有事的……”
  “……”
  背上的人没了声音,微弱的心跳隔着衣服传过来。江波涛的手慢慢地顺着周泽楷的肩滑落下来,手上斑驳地沾着不知是谁的血迹。



【2】
  疼。
  意识先于身体苏醒。江波涛整个人浸润在一种散漫迟钝的疼痛中,他觉得自己似乎在朦胧中轻哼出声,似乎有温度环绕着自己。他想不起来这样的温度属于什么,思维以极低的效率缓慢地转动,无济于事。
  然而这样的温度带来的安心感不像是来自记忆,更像是来自灵魂深处。
  是什么呢?
  江波涛睁开眼,入眼的是一件白衬衫和白色的被角。慢慢地抬起头,对上一张表情紧张的脸。
  江波涛眨了眨眼,看着周泽楷脸上的表情一变再变,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靠在周泽楷胸前。
  门被推开,方明华刚走进来,看见这场景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说道:“我打扰到你们了?”
  江波涛饶有兴味地转过视线看周泽楷的脸,不出意外地从他看向方明华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焦急和无助。
  方明华被看得干咳一声,“小江你的伤口平躺会压到,所以小周才……你记得他是谁吗?”
  “不记得。”江波涛悠悠地开口。
  方明华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松了口气露出笑意,没有再说话。
  但无时无刻不在印证“关心则乱”说法的周泽楷显然有点慌了,“介意?……那……”
  “我只记得,”江波涛不急不缓地接下去,“我跟他说过让他好好养伤不用管我。”
  周泽楷的表情由错愕变为无奈,最后有点委屈地低头蹭他的头发,“江。”
  “哎哎哎你俩等会儿啊我检查完就走你俩随意啊。”方明华出声道,努力提高自己的存在感。
  方明华看了看江波涛的伤口,换了药和绷带,又看了看周泽楷的伤,“你们一个个简直不让人省心……身体素质倒还算好。安生躺着别动,养两天再说。我去给你们煮点粥。”
  方明华出去了。江波涛微微动了动感受了一下背后的伤口,感觉倒像是蹭了蹭周泽楷。
  周泽楷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都记得?”
  “都记得。”
  “真的?”
  “真的呀。”
  “……江。”
  “应该是没事啦,不用担心。你累不累啊?”
  周泽楷没说话,低下头一下下地吻他。
  这么久以来的小心翼翼,担忧无奈,成为沉甸甸压在心头的负担,而如今终于可以在叹息过后露出笑意。
  “忘不掉的。”江波涛轻声说。
  “我总会有办法想起你的。”

  哪怕记忆没有了,我还是可以用灵魂来记住你的。



【3】
  “……小周你……”江波涛收了天链,微微蹙起眉看着周泽楷。
  “我不是已经没事了吗?我不会再忘了你了真的,受点伤很正常的你不用总想着替我挡……”
  周泽楷握着枪,一言不发,抿紧了唇看着他。
  江波涛忽然心中一动。
  他叹了口气,走过去帮周泽楷擦干净脸上溅上的血迹,垂下视线喃喃,“你是不是傻啊……”
  周泽楷这才收了枪,握了他的手往回走。
  “嗯。”




【END】


评论(7)
热度(83)
© 自易安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