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更三流写手,安静写字,随缘更新

叫安岚就好的w
除了写的时间长了点之外也没什么值得说的
时间走过,细水长流

还爱着,慢慢写
不更新的时候要么是在打游戏,要么就是跑到小号搞云亮去了【←喂你×】
在学着思考自己
祝各位好,平安喜乐,来去请随意
谢谢您看到这里
 

【喻黄/索夜】魂·梧桐

是稿子里的一篇,和主催说了一声发出来,赶个喻黄日,顺带喻队生贺(*/ω\*)
其实自己还挺喜欢这一篇的w

架空,发生在学院里可是和学院没什么关系的两个少年的故事。

新年快乐w
提前说喻队生日快乐~



【一】
  蓝雨魔法学院的角落,有一棵古老的梧桐。
  学生之间传言,接到梧桐飘落的树叶并许愿,那么许下的愿望就会实现。但是一定要是正在飘落的叶子,落在地上的就不行了。
  然而作为一棵生长在魔法学院里的古老的梧桐,这棵树似乎并不怎么落叶。每到秋天,它的树叶渐渐变黄,到了春天,再由黄一点点变绿。
  无数学生希望而来失望而归,偶尔有一两个学生接到了下落的叶子,没过几天就会兴高采烈地宣布,他们的愿望实现了。于是更多的人来到树下,再失望地离开。
  无论他们用怎样期待的目光看它,这棵古老的梧桐只是静静地一年又一年由绿变黄,再由黄变绿。
  偶尔才落下几片叶子。

【二】
  喻文州刚刚结束晨跑,他一边深呼吸,一边平复自己的心跳。
  已近深秋,清晨的空气带上了几分肃然的冷意。喻文州扯了扯校服领子,想着以后要多穿一件外套。
  他今天晨跑没有按往常的路线,于是他沿着一条没走过的小路往回走。路两旁种着五角枫,已经被秋风染上了一层火红,路上铺着一层红色的树叶,踩上去就“窸窸窣窣”地响。
  走到尽头,喻文州意外地发现,路的这一端,竟然是那棵在校园里很有名的古老梧桐。
  时间尚早,这个偏僻的地方空无一人,喻文州慢慢地走过去,抬头打量着这棵树黄绿掺杂的树冠。
  一片树叶悠悠地从他面前飘下。
  喻文州下意识地伸手接住,然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所以他现在,应该许个愿?
  喻文州盯着那片金灿灿的叶子愣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要紧的愿望。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嗨!你好!”

【三】
  喻文州微微蹙眉,他并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人。
  “啊我先解释一下你不要乱想了!看看你手里的叶子我是这棵梧桐梧桐梧桐……”那个声音带着少年特有的元气和清亮,一开口就不容人打断。
  喻文州闻言,再次打量这棵古老的梧桐,“你是梧桐?”
  “嗯……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哈哈哈其实我是个人你信么?”
  喻文州:“那你为什么会变成梧桐?”
  “什么叫变成梧桐谁要变成一棵梧桐……咦咦咦你相信我是个人?”
  喻文州微微一挑眉,“常年不肯落叶的梧桐,要是成精了一定比你沉稳。”
  “……”那个声音噎了一下,“好吧其实我是一个灵魂,莫名其妙被这棵树吸过来了。”
  喻文州理了理条绪,“那你找我干什么?”
  “寂寞啊好久没人陪我说话了!附在一棵梧桐上说什么别人都听不见还非得落片叶子下去可是之前那个人一接到叶子就开始许愿,语速比我还快我根本都来不及打断!让人完全没有和他交流的欲望了啊真是的……”
  喻文州听着好笑,“那你真的能实现愿望?”
  “……反正我肯定不能,至于这棵树能不能……我又不是它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看了看手里的叶子,“那我现在许愿让你恢复还来得及么?”
  “恐怕不行吧这叶子是我让它落下去的又不是这树自己落下去的……太费劲了我就成功了三次,第一次没被接到第二次碰见那样一个人……那个人愿望还挺多的要是这树真的能实现愿望的话我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他?……”
  喻文州一直听他说完,才问:“那你打算怎么办,一直附在梧桐上似乎不行吧?”
  “我也不知道啊而且你要知道我还没死呢我只是灵魂被伤了……”那声音又嘟哝了几句,“哎,你上课要迟到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表,“那我中午再来?”
  那声音听上去像是松了口气,“好好好你快去吧。”

【四】
  中午,喻文州抱着饭盒和几本书,跑到那棵古老的梧桐下。
  “还在么?”
  “在在在不在这还能去哪呢……不过我很高兴地发现你没有把那片叶子丢掉啊不然我还得再落下一片给你……”
  喻文州在一旁坐下,打开饭盒,还没等他开始吃,就听那个声音警惕地喊道:“等等!你午饭里是不是有秋葵?!”
  喻文州扫了眼饭盒,“嗯。”
  “……拜托,以后秋葵这种东西,不要让我看到它!”
  喻文州有点好奇,“你怎么看到的?”
  “……感觉到的!天生相克的气息!”
  “……”
  吃完一顿不太安静的午饭,喻文州一边收拾着饭盒一边说:“我叫喻文州,你呢?”
  “啊我是黄少天,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帅气的名字!”
  “……”喻文州无视了后面那半句话,把饭盒放到一旁,抱过那几本书,从里面抽出一本,打量着封面,“早上听你的意思似乎是灵魂受创导致离体?我问了理论课的老师,似乎老师也不太清楚。”
  黄少天突然打断他,“你告诉他关于我的事了?”
  喻文州摇了摇头,随即想起来对方看不见,“没有。”
  “哦那就好……”黄少天顿了一下,“不太想被围观。”
  喻文州翻开书,“我只是问了一下关于灵魂离体的事情,老师说这方面的知识他没有研究过,而且太复杂了一时也说不清。我去图书馆借了几本书,找找看吧。”
  喻文州专心地翻着书,没注意到黄少天已经沉默了很久。
  “……算了吧。”黄少天叹了口气。
  “什么?”喻文州抬起头,有些迷茫。
  “没用的,”黄少天语调平静,“这棵树,有几千年了吧?”
  喻文州想了想,“差不多。”
  “它一直在消耗我的灵魂,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黄少天继续说下去,“这样的情况下,我没什么可能抵抗这棵树的引力,更别提脱离了。”
  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淡漠和惆怅,听得喻文州有点心疼。
  他匆匆地翻过一页书,“万一有办法呢,不找找看怎么知道。”
  少年轻轻地笑了,“谢谢。”
  最后有人知道我在这里存在过,有人听我说话陪我聊天。
  已经很荣幸了。

【五】
  “说起来,”喻文州翻完一本书,又拿起另一本,“你为什么会被伤成这样的?”
  “啊这个……”黄少天有点尴尬地笑笑,“出任务,本来绕到后面准备偷袭的,结果……被发现了。”
  喻文州一边翻书一边问:“你才多大啊就出任务?”
  黄少天的声音激动起来:“本剑圣年轻不行啊年少有为你听过没有!本剑圣天生为剑而生!……”
  “好吧。”喻文州目光一停,“如果从外面把能量输进去,你能自己恢复或者借此脱离这棵树么?”
  “……恐怕不行,”黄少天停了一会儿才回答,“这棵树比我想象的还要命。”
  喻文州应了一声,把这一页翻了过去,“你用剑?”
  “对啊,叫冰雨,特别帅的一柄剑,跟我气质特别搭,有机会让你看看。”
  “好。”
  午休时间在书和对话中过去,喻文州抱起那一摞书,“我晚上再来。”
  ……
  时间一天天过去,对于喻文州而言,每天晨跑后、午休时、晚上下课后来陪黄少天一会儿,似乎成了一种习惯。一边翻书,一边听他天南海北漫无目的地碎碎念。
  “哎?你带了什么?有点陌生啊这个气息。”
  这天中午,喻文州刚到,就听见黄少天这样问他。
  喻文州放下手里的手杖和书,“灭神的诅咒。”
  “是你的武器?”
  “嗯,今天上实践课。”
  “文州你朋友很少吗为什么每天都有时间啊?”黄少天话题一转。
  喻文州已经坐下,开始翻不知第几本书,“嗯……关系都一般吧,大家似乎只会和自己的搭档关系好一些。毕竟现在是同学,未来可能会是敌人。”
  “所以呢你现在还没有搭档?”
  “嗯。”喻文州随口应着,“灵魂消耗……少天你每天这样和我说话,对你的灵魂有损伤么?”
  “有啊,”黄少天回答得特别理所当然,“这棵树对我的消耗就没停过但是我不想沉默着消亡啊啊啊那样太痛苦了!……”
  “……”喻文州无语,捧着书向后靠在了树干上。
  “……少天?”
  “嗯?怎么了?”
  喻文州转过身,一只手搭在树干上,自掌心传来微弱的震动,节奏均匀,“这像是,心跳?”
  “啊?”黄少天的声音有点茫然,“什么?”
  喻文州转回去,若有所思,“也许我应该去借几本关于古树的书?”
  黄少天恨恨地:“如果只是灵魂离体我也不至于这样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一世英名最后竟然毁在了一棵树上!……”
  喻文州还是有点担心,“少说几句?减少点消耗。”
  “……我尽量忍。”

【六】
  由秋入冬,梧桐的叶子全部变黄,微微干枯。
  “少天你还好么?”喻文州问。
  “……损耗在加快。”黄少天的话都少了不少。
  喻文州没再说话,翻书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天气一天比一天恶劣。这一天,所有的学生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堵在了教学楼里。
  学生们在教室里生火取暖,喻文州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外,有点心慌。
  借着壁炉的火光,喻文州又一次翻完了借来的书。
  他把书放在一旁,悄悄叹了口气。
  关于灵魂的内容少的可怜,他翻了不知多少本书,只找到寥寥几句,还大多是推测或猜想,根本没办法解决眼前的问题。
  暴风雪持续了两天两夜,第三天一早,喻文州用了几个咒语,在雪地里勉勉强强开出一条路,跑到梧桐树那里。
  出乎他的意料,暴风雪刚刚结束的早上,树下竟然站着一个少年。
  冰天雪地里,少年一身单薄的黑色剑客服,向他挥了挥手。
  “少天?!”
  少年眨了眨眼看着他,“这样的天气……文州你冷不冷?”
  “你不要命了?!你知道这样你的消耗会加快多少么?!”喻文州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知道。”黄少天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带着少年特有的阳光,和喻文州曾经想像过的一样。
  “我是来道别的。”

【七】
  喻文州说不出话,怔怔地看着黄少天自顾自地说下去。
  “怎么说呢没想到会误打误撞碰到你啊……像我这样的人最开心的事情应该就是遇到一个愿意听自己絮絮叨叨的人吧……”
  喻文州胸口堵得发疼,他伸出手,却什么也碰不到。
  黄少天看着他,轻声说:“这段时间,谢谢啦。”
  “你……”喻文州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还想让你看看我的冰雨呢真的特别帅……”少年的身形虚晃了一下,“……总之差不多就是这样啦,天应该挺凉的你赶紧回去吧,我回去了。”
  喻文州眼前微光一闪,少年不见了。
  “……少天?”喻文州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没有应答。
  喻文州把手贴上树干,上次感受到的节奏均匀的震动此刻变得若有若无。
  喻文州沉默半晌,伸开手臂,紧紧环上那棵梧桐。
  千年的梧桐,喻文州一人无论如何也抱不拢。他把脸贴在冰冷的树干上,悄声道:“一直很想抱抱你。”
  树干传来的震动突然强烈了一下,再渐渐变弱。

【八】
  喻文州结束晨跑,习惯性地来到梧桐树下,一只手搭上树干。
  手掌触碰之处冷硬生涩,一片默然。
  没有少年带着元气的声音,也没有了微弱的仿佛心跳的震动。
  他走了。
  即使知道可能性更大的原因,喻文州还是更愿意这样相信。
  他静静地站着,仰头看着枝桠间新生的绿意。
  树上悠悠地飘下一片经历过冬天的树叶,金色的脉络清晰可见。喻文州伸手接住,放在掌心。
  ——依旧静默。
  喻文州微微低下头,把手掌贴近胸口。
  ——请让他回来,我想要他回来。
  他一遍遍地在心里默念,早春的晨风撩动他的校服衣摆,头顶的树叶飒飒地响。
  喻文州把那片叶子放进口袋,抱了抱梧桐,转身去上课。
  中午,喻文州抱着手杖和饭盒来到树下,十分自然地给了那棵梧桐一个拥抱。
  头顶突然传来一声轻笑。
  曾经飘渺的声音带着熟稔的语气,清晰地响起。
  “文州啊别抱这棵要命的树了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会对梧桐有阴影……”
  一个少年从树上跳下来,腰间那把剑折射着阳光,和着少年眼中细碎的光芒,晃了喻文州的眼。
  怔了一下之后喻文州笑了,迎着阳光,紧紧地抱住了那个少年。

【九】
  听说,接到下落的梧桐叶子并许愿,愿望就可以实现。
  黄少天抽出腰间的剑,在手里流畅地转了一圈,“文州我记得你说你还少个搭档,对吧?”

【END】

评论(12)
热度(83)
© 自易安岚 | Powered by LOFTER